设为首页收藏
查看: 1897|回复: 0

父亲的回忆--柯 珊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314

帖子

85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57
发表于 2016-9-3 21: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的回忆--柯  珊

      在我的记忆中,爸爸是最疼我爱我的,他总是那么慈祥可亲,有求必应。而我又是多么爱他,依赖他呀!

      从我三岁的冬天起,爸爸就带我到外文出版社的冰场去滑冰,专门给我买了一双双冰刀的小冰鞋,教我滑冰。当我冻得脚都没有知觉了,就回爸爸办公室休息,然后再滑。使得我很快就成为师范大学滑冰场上的小明星。爸爸并不是要我成为滑冰健将,而是要是我从小有广泛的爱好,有各种各样的能力,直到近年来到北大旧图书馆抄爸爸的遗稿时,才知道爸爸本人就是个多才多艺的人。

      当我还是幼儿园的孩子时,每天爸爸下班回家后,就陪我玩,讲故事、打扑克,每次打扑克都要让我赢,我十分高兴。后来长大了,偶尔一次看到姐姐的日记,才发现姐姐为此很不满意,她已经看出爸爸是故意让我赢的。

      有时,我的表哥表弟来做客,爸爸就组织孩子们一块儿玩,最清楚记得一次穿着拖鞋和我们玩“逮人”,他是逮人的,吓得几个孩子四散呼叫着乱跑,玩得特别开心。

      在北京第一实验小学上一、二年级时,我的每门功课全5分,唯独图画是4分,无论怎么画也画得不好。爸爸就常常教我画画,培养我的兴趣。记得一次教师叫我们在一个长方格里画树叶,我总是画得又瘦又窄,涂得又黑又脏,爸爸看了告诉我要撑满格画,一句话就点出我的毛病,我一下就改好了,后来我对图画很感兴趣,在图画上花了些时间,下了些幸苦。使得在那个小集体中,也算是画得好的。

      爸爸经常写文章。我也想学爸爸,爸爸就帮我一块给《小朋友》杂志投了篇稿,是一首题名为“我教爸爸钉扣子”的小诗。后来果然发表了。记得还配了插图,爸爸坐在沙发上,我坐在小椅子上,拿着扣子缝给爸爸看,只是把爸爸画得太年轻了,使得我略感遗憾。同学们看到《小朋友》,都传说我在杂志上发表了文章,我得意极了。

      每逢爸爸得了稿费,他常带家人到琉璃厂的一个小饭馆吃顿饭。换个口味,对我这样一个小孩子刺激很大,所以印象极深,记得吃完饭后总有一碗鲜香的高汤奉送,喝得很惬意。

      现在回忆起来,感到真是幸运。我简直是上帝的宠儿,有这样幸福美满的家庭,有这样金色的童年。

      可是有一天,我第一次陷入极度的恐惧中,那是1955年夏天的一个漆黑的夜晚,我刚刚脱了衣服躺在被子里,突然听到大声的敲门声,接着进来几个不速之客。他们向爸爸妈妈说了些什么后,就开始翻腾,还有一个人居然拿着手电筒爬上了顶棚的小木板门子里去,天花板上传出噼哩扑通的声音,我觉得置身于闹鬼的故事里,赶紧用被子蒙住了头,声音停止了,只见那人双手空空,满头灰土地钻下来,无奈地向其他人摇了摇头。他们一无所获,悻悻而去,看着这些人狰狞的面目,我吓得一声不哼,不明白他们在干什么。直到1966年“文革”开始,才知道那白色恐怖的大抄家不过是当年事件的翻版。

      从那天以后,爸爸一直没有回家,家中笼罩着阴郁恐怖的气氛,再没有了欢笑嬉戏。我天天盼着爸爸哪天再能把我们拥入怀中一起游戏欢笑。

      第二年春天的一个傍晚,爸爸突然回到了家。我立刻扑到爸爸怀里紧紧地拥抱爸爸,我简直高兴坏了。然后,我去翻他的书包,看他给我又带了什么好吃的,书包空空的,我多少有些遗憾,可爸爸毕竟回来了,家里有了其乐融融的生气。

      我每天晚上等爸爸下班后,用他的男车掏着档骑车玩;爸爸教我不少古诗;假期里,一家人去“人民剧场”看话剧或歌舞,又一块儿热烈地评论;我三年级时,妈妈开刀住院,爸爸带着我去探视,他和我商量买什么礼物给妈妈,最后我们带去了一束美丽的鲜花;后来我家搬到了现在的师大宿舍,当时校园还很荒凉,爸爸带着我们姐妹俩人在楼后开荒种菜,爸爸真有劲呀,一会儿就用铁锹翻出一片地,看着各种蔬菜长大结果,我们和爸爸都非常高兴;星期六的晚上我们一家人搬着凳子到北师大操场看电影;春节文艺演出,爸爸带我去大礼堂观看;我的乒乓球启蒙教练就是爸爸;爸爸引导我集邮,至今我还保存着爸爸从编辑部收到的在世界各地来信的信封上剪下的邮票……

      可好景不长,我永远忘不了1957年的严冬,一天早上爸爸去上班,就再也没有回来了,从此和我们永别了。有多少个夜晚,我梦见爸爸,梦见他那慈祥可亲的面容。直到1966年我高中毕业,学校调查时才得知,爸爸1960年去世。现在看了丛维熙的小说,深刻了解到象爸爸原来患有胃溃疡病的人怎能在劳教农场中熬得过三年自然灾害的折磨。

      我在内蒙古插队了8年,后在湖北黄石一个工厂子弟中学教书时,一位同事曾和徐迟伯伯谈到我,徐伯伯立刻说:“让柯珊来我家玩,她爸爸可是个好人,英文特别棒,也许她还不了解她爸爸,我要讲给她听。”

      “文革”结束后,我大学毕业分配到武汉工作,见到了徐迟伯伯,他告诉我不少爸爸的过去。爸爸是个热血的爱国青年,又是才华横溢的知识分子。他的被迫害致死,是我一家的灾难,也是那一代知识分子的悲剧,多少精英在有为之年被打入地狱,使共和国蒙受了巨大损失。

      爸爸,我永远爱你!你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柯  珊
1995年7月
友荐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Archiver|手机版|潮州枫溪柯氏宗亲网 ( 粤ICP备16051437号  

潮州枫溪柯氏宗亲网上的内容全部来自网友,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1790621957@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版本支持:Discuz! X3.2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

GMT+8, 2020-1-26 23:10 , Processed in 0.081319 second(s), 2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